这些天和一些小朋友在一起,他们很调皮了,但是他们超可爱,让我想到了我的童年!

即使有些场景可以翻版,那份情趣也无法体味真切,人生难免有遗憾,追忆为想象插上翅膀,却可载上怀恋的心情重温从前

  • 小伙伴们扛着挖锨,拉着狗,狗做先锋,去田地找鼠洞,一个鼠洞常可以掏出半箩筐花生,且那些花生很甜,有的长出芽子,长长
    的,回家可以做菜。

  • 老师让捡麦头“勤工俭学”,我们却不时的趁没人割一把邻地未收的大麦头,满头大汗地拎着一麦头奔向地头,在跳跃着回去。

  • 我们的“勤工俭学”曾收过小麦、红薯杆(干的),记得捡红薯杆时,年长一些的邻居大姐说,他们上学时还捡过羊尿蛋,我们先吃惊后放肆大笑。

  • 五六岁时,被马蜂蛰。冒雨攻下蜂窝,大伙一哄而散,我试图去捡蜂窝,逃不及被马蜂蛰的鼻青脸肿的。

  • 第一次被河水呛住,差点没命,灌了一肚子水。品味一下,很咸,泥腥味在肠胃回荡。

  • 上学路上,用牵牛花包住一个蜜蜂,小心的捏着送给一位同学,说:你闻啊,这花倒挺香的!

  • 小时候,抱住小猫当孩子,亲一亲,小猫摇摇头,在亲一下,小猫生气地用小爪挡了回来,接触到的是软绵绵的肉垫。

  • 夏天常在河里游泳。有一次,同伴大叫“有蛇”,我们顿时吓得衣服没穿光着屁股跑了上来,再回去仔细看看,原来是一个树枝!

  • 那时我们打仗,用一种俗称“刺疙瘩”的植物种子。哈,打那家伙的光头,真过瘾!

  • 小时候玩“争江山”,把上面的推了下来,占领“301”高地,但很快就又被别人推了下来。

  • 第一次放风筝时非常高兴,在田地里疯狂地跑,跑累了,把绳给了一个小弟弟,谁知他一松手,风筝飞了,我们追了好远才捡回来...

  • 记得小时候为了做一个弹弓,连饭都没吃。

  • 儿时用长竹竿骑着当马,椅子还是火车呢!

  • 用竹节做的“lian 子枪”,“子弹”射到同学的胳膊上,被告了一状。

  • 听邻家的小妹妹们玩时商量说道:“我做爸爸,你是妈妈,这是妹妹,它是哥哥,枕头是孩子----宝宝呀!还有......”,很天真!

    岁月沉淀,往事终凝成一个孤单的影子。
    过去像是我们的一位老朋友,因为我们总和现在生活在一起,所以偶尔与他联系只能靠记忆。
    只是,当记忆一点点的从脑际涌现,在无眠的夜里,它想夜一样静谧,如月光一样飘渺,是否深深触动了你内心深处最柔软的记忆?

  2010-04-28 于安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