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我能够从头活过,
我会试着犯更多的错。

我会放松一点,我会灵活一点。
我会比这一趟过得傻。
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当真。

我会疯狂一些,我会少讲点卫生。
我会冒更多的险。我会更经常的旅行。
我会爬更多的山,游更多的河,看更多的日落。
我会多吃冰激凌,少吃豆子。
我会惹更多的麻烦,可是不在想象中担忧。

你看,我小心翼翼地稳健地理智地活着。
一个又一个小时,一天又一天。

噢,我有过难忘的时刻。
如果我能够重来一次,我会要更多这样的时刻。

事实上,我不需要别的什么,
仅仅是时刻,一个接着一个。
而不是每天都操心着以后的漫长日子。

我曾经不论到哪里都不忘记带上:
温度计,热水壶,雨衣和降落伞。

如果我能够重来一次,
我会到处走走,什么都试试,并且轻装上阵。
如果我能够重头活过,
我会延长打赤脚的时光。
从尽早的春天到尽晚的秋天。

我会更经常的逃学。
我不会考那么高的分数,除非是一不小心。
我会多骑些旋转木马,
我会采更多的雏菊。
——纳丁·斯特尔,时年87岁